杨升庵及其在姚州的诗词题咏

作者:何 平 日期:2016/11/8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8887 

杨升庵(1488—1559)名慎,字用修,别号升庵,后人称之为杨状元,四川新都人,明代著名学者、诗人。他出身名门,父亲叫杨廷和,是内阁首辅。从小受到良好教育,且天性聪明,有一颗正义的心,七岁能背诵许多诗文。十一岁时,会写近体诗。十三岁时,随父入京师,沿途写有《过渭城送别诗》《霜叶赋》、咏《马嵬坡》诗等。明正德六年(公元1511年),二十四岁的杨升庵参加殿试,得殿试第一,即状元,授翰林修撰。从此,正式登上了明朝的政治舞台。但他的政治生涯非常坎坷艰辛,因为他为人正直,不畏权势,看到官场腐败,目睹民不聊生,便称病告假,辞官归乡。

嘉靖三年(公元1524年),因朝廷发生“议大礼”事件,他带领百官“逼宫”,直言进谏,以静跪示威。触犯了皇帝,结果龙颜大怒,两次被杖击,最后被谪戍云南永昌卫(今保山)。

这一放逐,便是漫长的三十年。但他并未因环境恶劣而消极颓废,仍然奋发有为。最难能可贵的是仍然关心人民疾苦,不忘国事。在云南长达35年之久,“往返滇云十四回”。他无论从昆明至永昌,或者由“姚雟道”入川,往来途经楚雄境内就有二十余次,他讲学著书,游历名山大川,足迹遍及姚安、武定、楚雄三府(今楚雄州所辖的十县市),在楚雄留下了许多诗文和碑刻。

杨慎一生刻苦学习,勤于著述,具有较高的文学成就。他不仅精通经、史、诗、文、词曲、音乐、戏剧、金石、书画,而且对哲学、天文、地理、生物、医学、语言、民俗等也有很深的造诣。他遗留的著作极多,《明史》本传曰:“明世记诵之博,著作之富,推慎第一。”

杨慎存诗约2300首,所写的内容极为广泛。因他居滇30余年,所以“思乡”“怀归”之诗所占比重很大。他在被谪滇时,妻子黄娥送到江陵依依话别,所作的《江陵别内》表现别情思绪,深挚凄婉。《宿金沙江》描写往返川滇途中的感慨,以今昔行旅思情相对,衬出离愁的痛苦。他临终前所作《六月十四日病中感怀》诗,叙述了自己因病归蜀,途中却被追回的憾恨,深为感人。

他也有一些诗作表现了对人民疾苦的关怀。《海口行》及《后海口行》揭露豪绅地主勾结地方官吏,借疏海口占田肥私。

杨慎的写景诗也不少。他叙写云南风光,描绘祖国山河,颇有特色。《海风行》写了下关的风:“苍山峡束沧江口,天梁中断晴雷吼。中有不断之长风,冲破动林沙石走。咫尺颠崖迥不分,征马长嘶客低首。”气势雄伟,有雷霆万钧之力。而《龙关歌》:“双洱烟波似五津,渔灯点点水粼粼。月中对影遥传酒,树里闻歌不见人。”写洱海夜色,渔舟灯火,月映水波,细腻清新。此外,杨慎又有描述、歌颂历史英雄、忠臣义士以至耕夫樵叟的诗,其中也不乏佳作。比他的著作和他本人更为出名的,便是那首让人耳熟能详的《三国演义》的卷首词——调寄《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这是他一生的感悟与智慧的结晶。

从金沙江南岸沿蜻蛉河至大姚、姚安,由姚安至大理、保山,这是杨升庵滇、川往来的“姚雟道”。姚安在明代为军民总管府,管辖的地域较广,杨升庵的弟弟杨未庵(名慥,字用能)也曾经出任过姚安知府,因而杨升庵有许多以“蜻蛉”为题咏的诗文。嘉靖五年(公元1526年),杨升庵入滇以后第一个结识的云南兵备道姜龙(字梦宾,江苏太仓人),因“单骑躬至夷箐”,对“闭箐深居”的夷民进行说服教育,采取团结保护的政策,让夷民“出箐为市”,然而,这样一位开明的官员,竟被解职归里。临别时,写了一篇《兵备姜公去思碑记》,还写了《蜻蛉谣》和《博南谣》来歌颂姜龙对少数民族的功绩,现抄录如下,以飨读者。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