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图腾文化

作者:李宏荣 日期:2017/5/11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441 

虎图腾

彝族是远古羌戎的遗裔(包括羌、藏、纳西、普米等十六个民族)之一,是中国历史上最悠久的少数民族之一。现今彝族尚残存其远古先民崇拜的虎图腾,它曾为先秦道家、儒家、阴阳家所吸收、概括、升华,可以进一步说明彝族虎图腾崇拜渊源流长。

彝族虎图腾,是彝族人民崇信虎。彝族有多种自称“罗罗”“诺苏”“纳苏”“尼苏”等等;“罗罗”是“罗”的叠称,意即虎人或虎族;男人自称“罗罗颇”或“罗颇”,即公虎;女人自称“罗罗摩”或“罗摩”,即母虎。“诺”“纳”“尼”“奶”、义和黑,“苏”义人或族,全义为黑人或黑族。自称“诺苏”的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彝族,也曾自称“罗罗”,称虎为“罗”“拉”“腊”,且以虎为名。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武定县一带的山头彝族自称“奶苏颇”,它与彝族崇虎相联系。彝族所居住的山寨或山头,也有以虎为名的;云南省宁蒗彝族自治县有彝村名“腊莫”“罗摩”;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武定县的彝族村寨也有名为“罗夷”“腊乌”;云南省宁蒗县和四川省凉山彝州之间有纳拉山脉是彝族世居之地,彝族“尚黑崇虎”,故名为“黑虎山”“纳拉山”;还有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武定县有一道山岗取名为“罗白嘎里”,全意为“虎人居住的山岗”,说明遥古时代的彝族曾经在此居住生活过,虽然今日没有前人的遗迹,但该山岗的彝语为名源传后代。

云南省哀牢山区彝族所居摩哈苴也自称“罗罗”,时今每家都供奉一幅由巫师绘画的男女祖先画像,彝族称此画为“罗摩”意思是母虎祖先。彝族传统盛行火葬,川、滇、凉山彝族至今仍然盛行火葬;云南省哀牢山彝族距今百年时尚盛行火葬,彝族巫师认为如果不实行火葬,那么死者的灵魂就不能还原为虎。故此,很多史迹里都有记载,元代《云南志略·诸夷风俗》里说:“罗罗即乌蛮也。酋长死,以豹皮裹尸而焚(虎皮临时难获,代以豹皮),葬其骨于山。……自顺元(今天贵阳)、曲靖(滇东)、乌蒙(滇东北)、乌撒(贵州省威宁)、越隽(四川省凉山州),皆此类也。……年老往之化为虎云。”明代陈继儒《虎荟》卷三说:“罗罗,云南蛮人,呼虎为罗罗,老则化为虎”。此所谓“老化为虎”,即今彝族巫师认为若不火化,灵魂便不能转化还原为虎。彝族是古代羌戎、乌蛮遗裔之一,唐代《蛮书》卷一称南诏王室为“大羌”;卷四称其为“羌虏”;卷三称其为“乌蛮”;卷七说:“大虫(虎),南诏(王)所披皮”;卷八说:“蒙舍(南诏)及诸乌蛮不墓葬,凡死后三日焚”。

彝族自称虎族“罗罗”,母虎“罗莫”,所居寨名母虎“腊莫”“罗摩”“罗乌”,所居山名黑虎“纳拉山”“罗白嘎里”;火葬前用虎皮裹尸体,巫师、首领、毕摩等“披虎皮”。凡此都是彝族曾以虎为图腾崇拜的遗迹。以彝族有亲缘关系的古羌戎或氐羌也同样具有以虎皮裹尸火葬的虎图腾遗迹。《南齐书·氏羌》记载,甘南羌人“俗重虎皮,以之送死”。《荀子·太略篇》说,古羌人被俘虏时,不畏惧坐牢,却担忧死后不得火化:“氐羌之虏也,不忧其系垒也,而忧其死不焚也。”这正如今天彝族巫师认为不火化者,灵魂永远不得还原为虎。

《读史方舆纪要·建昌边图》记载今天的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首府西昌古称建昌)彝族为“罗蛮”即虎族。《汉书·地理志·张掖郡·番和》记载“罗虏”,其义也当是虎族。彝族自称虎族“罗罗”的名,最早见于先秦典籍的《山海经·海外北经》记载:“有青兽焉,状如虎,名曰罗罗”,清初吴任臣(1631—1648年)注引明代朱谋《骈雅》说:“青虎谓罗罗,今云南蛮人呼罗罗”。所谓“青虎”就是黑虎。《海外北经》所说“罗罗”的位置,约当建的甘肃张掖之北酒泉、敦煌等地。这些羌戎、罗罗当是由今彝族故地金沙江南北迁去的先民。彝族原始先民以虎为图腾,还表现于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姚安、大姚、永仁(今金沙江南岸)等县彝族民间流传创世史诗《梅葛》中的虎宇宙观,即天地日月、山川河流、草木人畜等等,都是由虎尸解形成。

四川省西南凉山彝族自治州的民国府《西昌县志·彝族志》记载,彝族“择吉日以虎(日)为上吉”。滇西南哀牢山之首南涧彝族自治县南十五公里虎街乡彝族曾建立一座山神庙即虎神庙(今已毁),周围彝族每隔三年联合举行一次隆重祭典。此庙正壁由巫师绘一幅黑虎头(表示彝族尚黑崇虎),其左侧起始绘于居中黑虎头同样大的虎、兔、龙(穿山甲)、蛇、马、羊等六兽,右侧起始绘猴、鸡、狗、猪、鼠、牛等六兽,共“十二兽”的全身像;其以左侧起始绘虎,因彝族尊左,即“尊左尚黑崇虎”是彝族固有的宗教文化传统。此壁龛正中(在黑虎头下,两侧各方兽之间)之前竖立一块刻有古彝文《母虎日历》碑;它体现了彝族所崇黑虎乃母虎,而此也表明图腾崇拜上起于母系氏族制时代。

总之,彝族对虎图腾的崇拜,其历史久远,源远流长,是固有的宗教传统文化中一个健康向上的缩影。

黑色崇拜

彝族以黑为贵。解放前川滇彝族奴隶制地区,有着以血缘关系为标志的界线分明的等级结构,每个人都无例外地属于一定的等级。其等级分为“诺”“曲诺”“阿加”和“呷西”。“诺”有“主人”“主体”和“黑色”的含义,为贵族等级、压迫等级,俗称“黑彝”和“黑骨头”。他们是川滇凉山州彝族奴隶社会的统治者和土地、奴隶的占有者,享有各种政治、经济的特权,不同程度地占有其他三个等级的人身,靠榨取其他三个等级的血汗钱为生。为保证血统的纯洁,“诺”有严格的等级内婚配规定,不仅不能与其他等级的人结婚,甚至不能与其他等级的人发生婚外性关系。“曲诺”为第二等级,“曲”意“白”,“诺”意“黑”,“曲诺”即半白半黑之意,为被统治的最高等级。

其来源为两部分:一个是黑彝男子与白彝女子发生关系所生后代;另一个是通过赎身人、阿加上升而来。“曲诺”的主体是“曲伙。”“曲伙”即白彝,被辱称为“白骨头”。可见白彝并非尚白,而是血统不纯被称之为“白”。阿加为“安家娃子”,呷西为“锅庄娃子”,大多是非彝血统的汉人,他们或是被彝化,或是被抢来的汉人,连“白骨头”也不如。对这种同为彝族,分为黑白,黑贵白贱的现象史籍多有记载。唐樊绰《蛮书》卷四记载安宁河(今四川省凉山州一带)“乌蛮”道:“丈夫妇人以黑缯为衣,其长曳地”;“白蛮”:“丈夫妇人以白缯为衣,下不过膝。”乌蛮白蛮称呼相对,衣色相对,黑可“长曳地”,白则“下不过膝。”景泰《云南图经志》卷二《曲靖府》记载道:“罗罗,一名爨,而有黑白之分,黑爨贵,白爨贱。天启《滇志》卷三十也记载道:“黑罗罗…在夷为贵种,土官、营长皆其类也。”道光《云南通志》引《清职供图》说:“黑罗罗,为滇夷贵种……散居云南、曲靖、楚雄……等府。”这就是说金沙江两岸的彝族历史上都曾分为黑白两种,黑尊白贱。

今天,滇川黔彝族传统服饰男子全身多为黑色,包头布多为黑、蓝、青色;女子以黑、蓝、青为底色,上面绣花镶边。姑娘的帽子也以黑布为底,上面绣花或配以银饰鸡冠帽,围腰也同样黑布为底,其他布料镶边,然后绣上花草或钉上银泡;老年妇女多为黑色包头布。在彝语中常将黑、蓝、青色称为“纳”,“纳”彝意黑色。

云南、贵州彝族有自称“诺苏”“纳苏”“聂苏”“糯苏”“奶苏”的支系。“纳”“聂”“糯”“奶”均为诺的不同地区彝语方言的汉字记音,其意与“诺”一样,都是黑色,“苏”意为人或族。这样彝族支系自称的含义均为黑人或黑族。

云南哀牢山区和乌蒙山区彝族认为祖先喜欢黑色,故新房建成后,大都要升火熏烟,屋熏黑了方可入居。放置祖灵或贴祖像的墙壁更是熏得漆黑,以示遵从祖意。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武定县凤氏土司从宋代至民国上千年来盘踞于罗婺部旧址,其祭祖时,所用旗帜均为黑旗。与之相适应的是世居滇南红河流域的彝族纳楼土司作战时用的是黑旗,祭祀时用的牲畜均为黑色:黑牛、猪、羊。滇川黔彝区彝族传统文化的保存者祭司毕摩,其法衣为黑、蓝、青布长衫,头戴毕摩帽为竹胎黑毡面。昭通彝族称无黑毡面的是假毕摩,或级别低的毕摩,有黑毡面的毕摩级别高。

彝族尚黑,以黑人或黑族自称,其世代所居住地的山水往往带有黑的含义。相传彝族始祖阿卜笃慕主持六祖分支的地方名叫乐尼白,而乐尼白在昭通,是一座白茫茫的雪山。“乐”意“虎”,“尼”意“青”,“白”意“山”,其意为黑虎山,既无雪,更无白的含义,时至今日,云南武定县阿拉彝家山寨里,老者死亡以后由毕摩念《指路经》,把死者的一个灵魂送到六祖分支的地方乐尼白为止。史称金沙江为泸水或黑水,其意来自彝语。金沙江两岸世世代代居住着彝族,北岸现在为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南岸为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金沙江南北两岸彝族均称金沙江为“诺矣”或“纳矣”。“诺”“纳”意黑,“矣”意水,“泸”为“诺”的另一个彝语汉字记音,黑水是诺矣的汉译。一些史书称彝族居于黑水而名蛮或黑爨,其意恰恰相反,金沙江之所以名黑水当因它是“黑人”或“黑族”的世居地名而得。

(作者单位:武定县委统战部)

【责任编辑:苏俊芬】

共0条评论

已关闭